注册 登录
发布文章
申请认证 退出

院长、学科带头人、大医生、医疗健康行业领袖等人物专访,挖掘人物内心世界,呈现人物成长轨迹。

72 小时热文

BOSS论健 | 张醒生:人应顺天 我要活到121

2019-06-19 闫荣伟 祁瑶 / 健康界
A- A+
我行我show!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点击查看

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变迁,张醒生的下半程才刚刚开始……

2019年6月6日,国家正式发放了4张5G牌照,这让张醒生兴奋不已。

作为中国通信界的老兵,也是最早一批投身公益的企业家,他说,5G商用必将对物联网和健康管理应用带来更多便利,包括基因技术、脑科学等领域都将会产生令人激动的科技进步。面向未来,他和他的企业家朋友们,甚至约定了一个“121计划”,争取活到121岁(越过呼叫120)……

从体制内单位,到跨国公司、美国上市公司,再到环保公益机构,张醒生的经历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变迁与成败得失……在京城大厦50层,张醒生向健康界详述了他的心路历程。

2005年,50岁的张醒生决定退休。这一年,他还担任着中国第一个在美国上市的民营企业——亚信科技的总裁和CEO。

“年复一年地为了同一个商业目标而奋斗,其实没什么意思,这与看到成群的藏羚羊得到保护时的喜悦,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张醒生希望去做些更自由、更有意义的事儿。

这些事儿与“健康环境”有关。在健康中国战略中,建设健康环境与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发展健康产业同列重要位置。

最近15年,张醒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中国健康环境保护的鼓与呼上。从阿拉善生态协会(SEE)的创建,到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北亚区的创立,再到永续自然资源保护公益基金会的创立;从青藏高原的藏羚羊保护,到云贵山区的金丝猴保护,再到黑龙江流域的大马哈鱼保护,他对健康环境的关注领域越来越低(海拔),与人的关系也越拉越近。

这也让张醒生意识到:人应顺天,要与大自然保持更和谐的状态,而不是荀子所说的“人定胜天”。否则与大自然对抗,一定会遭受惩罚。在他看来,20年前的中国遭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洪水,是天灾,也不能忽视人为因素。比如当时,长江、黄河的中上游森林被砍伐严重,生态遭到巨大破坏。而当森林不存在后,我们生活的屏障也将被破坏殆尽……

公益之路不仅是一条自我价值的追寻之路,也是中国企业家必然要走上的终极之路。近几年,张醒生惊喜地发现,90后、00后对健康环境的保护和营造都非常积极,不少企业家也正在渐渐意识到健康环境是企业生存的关键。

然而,很多企业家对健康环境的思索还远远不够。张醒生发现,如今满地废弃的小黄车,实际上已经造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公众垃圾。这与当初疯狂的投资不无关系,风口一过便是一地鸡毛。受此启发,张醒生近期一直在参与推广投资新理念——社会影响力投资,即投资的项目不但要有很好的商业回报,也要有很好的社会正向影响力。他认为,中国应该进入到社会影响力投资阶段了,而不仅仅为了商业回报才投资,这其实是一个大公益的概念。

科技让健康更触手可及。按照张醒生的“121计划”,他的下半生才刚刚开始,但他同时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落幕曲”。他曾对女儿说:“将来老爹的骨灰可能就撒在青藏高原,没有墓。如果你有机会去可可西里,去青藏高原,看到青藏高原上有一块石头上刻着你老爹的名字,你看到藏羚羊就会觉得这和你爸爸有关,你老爹这辈子就没白活。”

藏羚羊一直是张醒生心中的神灵。经他十余年的奔走呼吁和落地保护,20多年前几乎濒临灭绝的青藏高原精灵——藏羚羊终于得以在青藏高原自由地奔跑。如今,他的愿望是让濒临灭绝的中国大马哈鱼回家,并希望在恢复保护中国大马哈鱼的过程中为后代保存和提供一个新的蛋白质来源。然而,大马哈鱼的保护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鱼苗从鱼卵孵化出来,游到大海里,四年之后才能看到第一批成果。张醒生目前正在尝试做的一桩事就是:希望通过社会企业的模式,源源不断地为这一保护项目提供新的资金来源,从而将大马哈鱼的保护区域从黑龙江推广到更广泛的沿海地区。

人类需要在健康环境中生活,但人和自然的和谐共处,并不仅仅是“知道”的问题,“知而不行,不是真知”。张醒生从商业到公益的转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所代表的中国商界精英群体在公益事业上的觉醒与重生(《中国慈善家》杂志评语)。

环境保护是人类共同的事业。“一个真正有追求的企业家,必须参与到人类的事业中来”。张醒生身体力行,印证着他在知行合一的道路上,正走在中国企业家的前列。

面对面:

企业家阶层的觉醒与归宿

健康界:近十年来,您一直致力于健康环境保护方面的公益事业。关注健康环境似乎是一些大企业家做的事儿,而对于一些初创期、成长中的企业来讲,好像离他们还比较远。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张醒生:在过去,无论是社会还是媒体,都有一些过分的渲染,给大家造成一种错觉,以为做公益必须得有很多钱。其实在今天,公益就像水一样,已经渗透到土壤中,哪怕在路上把一个垃圾有意识地扔到垃圾筒里,这也是一个公益行动。另外,人们对健康和营养的追求,也不再是过去饱腹的营养,而是对均衡营养的追求,对健康生活的理解完全不一样了。

健康界:是不是可以说“企业家现在做公益越来越容易了”?

张醒生:是的。马云已经正式宣布将在今年9月份退休,他剩下的时间可能就是全部投入到环保和教育等公益事业中去。他做到之后,会对很多企业家造成方向的引领。今天,中国第一代的企业家基本上可以不在一线参与每天的运营了,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每一个商界精英或多或少都可以是一个公益事业的参与者。

健康界:马云的选择是否表明,投身公益是企业家的一个终极追求?

张醒生:功成名就的企业家的最终归宿,都是以社会公益的参与者和慈善事业的支持者这种身份来呈现的。比尔·盖茨走过的路,牛根生走过的路,马云走过的路,会成为中国绝大部分企业家的方向性选择。

身体力行营造健康环境

健康界:您和马云、马化腾、潘石屹等企业家曾共同合作了很多公益项目,是什么力量让你们走到一起的? 

张醒生:2004年印度洋发生大海啸的时候,马云刚开始做“淘宝网”,他与潘石屹一起找我商量:中国企业家应该对我们家门口的邻居遭受灾难有所行动。我们商定号召一批企业家捐出自己最有意义的物品在淘宝网上公益拍卖,善款用于印度洋海啸灾区。

马云捐出自己创业使用的汽车,潘石屹捐出北京在建的一个楼盘的一套公寓,我捐出1892年瑞典皇宫使用的古董墙式电话机,马化腾捐出8888888的QQ号…

在超过20多个企业家的参与下,淘宝上公益拍卖募集了近700万元,这在当年是一个非常大的数额,随后便以中国人民的名义捐助到印尼、泰国、孟加拉、马来西亚等受印度洋大海啸影响的国家,这也是中国民营企业家首次集体对国外的自然灾害事件发出声音。从那时开始,大家做很多公益行动就都在一起了。

健康界:您后来从商业转身到大自然保护协会专职从事公益,主要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

张醒生:主要是因为一个承诺。当年大自然保护协会(TNC)主席保尔森的一句话让我很受刺激。他当时讲,TNC自1998年进入中国,在中国十年投入的几千万美元都是来自美国的资金。今天,中国已经这么富足了,很多人都拥有豪宅、游艇甚至私人飞机,是到中国人为自己祖国的生态环境做贡献的时候了!这让我有很深刻的反思。所以当TNC来找我的时候,我也希望借此向全球证明中国人也是可以拿自己的金钱、时间和资源来保护自己家园的。

接受这个挑战之后,我在2010年成立了中国理事会,包括马云、柳传志、田溯宁、郭广昌、沈国军等三十位著名企业家都成为发起理事并出资出资源。短短一年时间,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理事会也一跃成为大自然保护协会在全球资金量最大的机构。后来在马云的倡议下还成立了全球基金,向非洲、东南亚、南美的生态环境保护项目输出资金。我们向世界证明了:中国人不是唯利是图的,当我们有能力的时候,也能够参与到全球共同命运的事业中来。

在此期间,我还发起了拒吃鱼翅项目,通过人大与政协会议,动员企业家代表与委员们提议案,最后达成了在2012年国务院发布文件——公务宴请禁止食用鱼翅、燕窝和被保护的野生动物。华人和公务消费中盛行的鱼翅消费基本被抑制,我因此也两次获得国际保护海洋生物奖项。

健康界:通过公益行动来改变政府决策,这是不是让您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张醒生:我倒没觉得自豪,而是很有成就感。因为中国有太多的公益组织,是有热情,但缺方法;有激情,但缺目标,最后实现的路径也往往不是很清晰,所以做着做着就做不下去了。

如果仅靠捐钱来完成公益,都是暂时的,就像物理学上的电子脉冲一样。人类发展到现在,能够支持我们永久生存下去的,只能是可持续的模式,而不是杀戮动物的方式。像比尔·盖茨和李嘉诚共同投的人造肉公司,现在非常火。比尔·盖茨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科技发明的人造肉,而是想到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既要让人类吃得均衡,吃得营养,也还得要有可持续的目标。

健康界:国内有些公益机构的理念不是很成熟,往往为公益而公益。但您是将很多企业家的商业精神融入到公益项目当中来,让它有可持续性。您现在做的永续大自然基金,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吗?

张醒生:永续大自然基金是我对健康环境关注的继续与延伸。藏羚羊的恢复是对自然的一种保护;而大马哈鱼(三文鱼)的恢复,将使得人类,尤其对中国人来说将可能有一个新的蛋白质来源。通过社会企业的模式,源源不断地为保护项目提供新的资金来源,这是我目前正在尝试做的一桩事。

健康界:除投入到健康环境方面的公益项目外,您还参与发起了一个“未来科学论坛”,这也是一个公益项目吗?

张醒生:2015年,包括李彦宏、马化腾、丁磊、丁健、吴鹰、吴亚军等30个名企业家联合出资发起了未来科学论坛,这也是一个公益组织,旨在弘扬中国人的科学精神。未来论坛募集了一大笔钱,设立了生命科学、物质科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等三个未来科学大奖,每个奖项每年授出100万美元给全球华人科学家。第一个在医疗健康领域获得“生命科学奖”的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卢煜明教授。

健康界:您参与发起过这么多有影响力的公益项目,也得到了很多企业家朋友的支持,您比较认同他们的哪一种品质?

张醒生:企业家有商业精神,但商业精神也有高低之分。有些企业家的商业精神比较高尚,大家共同来完成一个目标,能为社会带来好处。但是也不排除有一些商人是有目的性的,只为私利服务或者更多是希望能够套取别人的支持。但这种情况可能一时得逞,必然不会长久。

布局社会影响力投资

健康界:您在投身健康环境的公益项目之外,还创建了道同资本,您关注的投资领域也是锁定健康领域吗?

张醒生:从去年开始,我一直在中国推广一个新的投资理念——社会影响力投资,即投资的项目必须既要有很好的商业回报,也要有很好的社会回报。我现在正在筹划成立中国第一个社会影响力投资基金,对被投企业进行社会影响力评价。评价指标会按照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17项指标进行全面衡量,更加偏重于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医疗大健康、养老等领域。

健康界:您在健康领域的投资,更看好哪个细分领域?

张醒生:5G时代和物联网普及,会让生命健康和健康管理更加便利,在健康领域中的应用也会越来越广泛,包括基因技术、脑科学等领域在未来十年里,一定会产生非常令人激动的进步。我和一些企业家朋友们,都有了一个约定——“121计划”,每个人都要设立自己的健康保障计划,要活到121岁。

健康界:为了121计划,您做了哪些准备?

张醒生:我们已经投资了一些健康管理机构,引进了国际上很多健康管理的技术和设施,主动接受健康管理。另外,我们很多人都参与了基因科技的发展,我的基因已经被测了好几遍,有专门的基因指导健康跟踪服务。

我还是比较遵守医嘱的。比如,我前年开始肩痛,通过健康管理发现是肩关节老化了,需要补充一些维护关节的关节素;同时,我坚持每天早上拿一瓶矿泉水做两百下圆周运动。每天早上起床以后,我还会做大概40分钟的柔体运动,包括俯卧撑、仰卧起坐和飞燕等,做到身上微微出汗,这一天才正式开始。

健康界:如果有烦恼,您一般会采取什么措施来消除?

张醒生:运动是最好的消除烦恼的方式。比如跑40分钟步、游一个小时泳、打一场高尔夫、滑一场雪,甚至开车到郊外,到山里头大喊几声,都能消除烦恼。

健康界:您现在的生活状态中,最享受的是哪种时刻?

张醒生:最享受的是做菜。吃的不健康,自然也健康不了。做菜的过程,就是一个特别放松的过程,做完以后很有成就感,和朋友们分享也很开心。

健康界:您最拿手的是哪个菜?

张醒生:糖醋排骨。干炒,一点油不放,不沾锅炒,慢慢把排骨里的水汽炒干,变成有嚼劲的半肉筋状态,再撒糖醋汁儿……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发表0篇文章
本文为健康界原创,任何机构或个人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和使用,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发表0篇文章

2人收藏

0人打赏

精彩评论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发表

相关新闻

  • 产业 2019-02-28

    1
  • 熵量大咖 2016-05-24

    0
  • 锐观察 2017-07-05

    2
  • 推荐阅读

    赞+1

    ?2012  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地址:北京  联系电话:82736610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X

    打赏金额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X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X

    扫描二维码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

    快乐时时彩